第一课件网板报语录公文论文视频幼儿管理
当前位置: 第一板报网 > 板报文稿 > 环保文稿 >

近距离接触——遥远高原上的精灵藏羚羊

藏羚羊在藏语中被叫做了“zu”。
藏羚羊被誉为了高原上的精灵。它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其生活在青藏高原上,海拔4300米到5500米的高山草原、草甸和高寒荒漠上都遍布着它们的足迹。

以羌塘为中心,北至昆仑山,南至拉萨北部,西至中印边界,藏羚羊主要分布于可可西里地区和长江、黄河源头地区。
 
新疆的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藏的羌塘自然保护区,还有青海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起在全国最大的一片无人区上建立了达50万平方公里的藏羚羊乐园。       

藏羚羊因其雄羊的长角特别对称且挺直,从远处侧面望去常会被看成是一个角,为此它又被人们称为了“独角兽” 或“独角羊”。  

藏羚羊是青藏高原上所特有的珍稀动物,经过漫长的自然进化,藏羚羊适应了高原高寒缺氧的恶劣自然环境。上世纪初,藏羚羊的种群数量曾达到了一百万只以上,为此成为了青藏高原上野生动物的代表。

在80年代以前,还可以经常看到数以千计的藏羚在荒原上成群奔跑,其遮天蔽日,尘土飞扬的气势令人感叹。
在非法走私贸易的暴利驱动下,当用藏羚羊绒加工就的“沙图什”披肩成为国外贵妇们追逐的时尚时,一条 “沙图什”围巾在国际黑市上价格达到了500O-30000美金。

被称为“指环披肩”的沙图什美丽华贵,一条长1-2米、宽1-1.5米的沙图什重量仅有百克左右,可以轻柔地把它从戒指中穿过,而藏羚羊绒毛则是在克什米尔制作沙图什的唯一原料。

国内的不法分子们自此开始了大肆武装捕杀藏羚羊。藏羚羊遭受到了空前的厄运。
在疯狂的盗猎活动中,1998年以前,每年都有2万只左右的藏羚羊倒在了盗猎者的枪口下
藏羚羊的种群数量开始急剧下降,到1999年,藏羚羊的总数估计已经只剩下了5万到7.5万只。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的报告指出,如果没有强力措施来制止这一国际范围的非法贸易,藏羚羊将在5年内灭绝。可可西里也曾成为了全世界环保的代名词。  

藏羚羊雄性高约80多厘米,身长135厘米以上,体重约35到40公斤,毛色黄褐,腹部为白色,额头和四肢有着醒目的黑斑,冬季毛色会淡些,呈沙土色。
成年雄藏羚长有直竖于头顶之上的半米多长直角,仅有角尖微微向前弯曲,角上还有圈状的环棱,角尖很光滑锋利,曾有过成年藏羚羊用长角抵死独狼的例子。

雌性藏羚羊生的相对小些且没有长角。

其上唇特别宽厚,短尾,四肢长的很匀称,跑起来相当强健有力。
藏羚羊可是青藏高原上奔跑速度最快的野生动物,狂奔是藏羚御敌主要的本能。它可以每小时70公里的速度飞奔向前,普通的北京吉普车是绝对赶不上它们的。
即使是妊娠期满快临产的雌藏羚,也能以较快的速度疾奔,在西藏羌塘我们的丰田越野车也没能追上过它们。  

藏羚羊除头部、四肢下及尾内侧以外,通体长毛下的绒毛很厚密,最细的绒毛纤维可达6微米。

藏羚羊身上还有一个特殊的构造, 即在腹部内侧后肢处有左右两个空囊,空囊内有黄色的分泌物结晶。
有一个说法是,当藏羚羊在快速奔跑时两个空囊会充满空气,使藏羚羊可以减少奔跑中的能量消耗。

五月在产仔前一个月,大群的雌性藏羚羊会带上它们满周岁的雌性幼仔,与带着上年出生小藏羚的雄羚羊们分开。
她们沿着固定的狭长路线往北迁徒,进入那些荒凉的无人区。可可西里太阳湖、卓乃湖等地将是她们最大的迁徙目的地,到达后最大的群体已达到了3000只以上。

每年6月末,7月初经过200天左右的妊娠期,结群的雌藏羚羊将在那些传统的地区产下幼仔,每胎可产1仔。

雪豹,狼、秃鹫,狐狸等天敌也会在藏羚羊产仔开始后集结在其产仔区域附近,除了吃藏羚羊的胎盘外,也在伺机捕食着大小的藏羚羊。  

雌藏羚羊分娩初期,如果遇到敌害,它会立即将新生儿叼到一个隐蔽地方,然后从比较显眼的地方离开,以吸引天敌的注意,直到安全了才匆忙回到隐蔽处寻找新生儿。而初生的小羊此间会一动不动,如不是仔细寻找,在较近的地方也不易发现。

刚生下的小羚羊吃过初乳,在半个小时内就能站立起来,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开始学步。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经过短暂的体力恢复,雌藏羚羊带上幸存下来的幼仔,又开始了那长途跋涉,南返回至那有着较好草场的越冬地与雄羚羊们合群过冬。

在雌藏羚集中产仔的时期,雄藏羚则带着上年出生的幼子一起在各分布区结成较小群体生活,直到交配期到来。  
不过也有少数小群体是定居不迁徙的。

每年12月份藏羚羊开始发情和进行交配。
有资料表明:雌性藏羚三岁性成熟,雄性藏羚羊在一岁半即可性成熟。
交配期间,可以看到雄性藏羚羊间激烈的争偶现象,得胜的雄藏羚会带着小群雌羚羊呆在一起交配。
此时在观察中可发现,每群藏羚羊中的雌雄比例由1:1起到13:1不等,据说最高可达到26:1。

在争偶中失败的雄羚羊往往成了高原上流浪的独羊,它会远远地追随着其他雄藏羚羊带着的雌羊群,准备伺机进行交配。
也有一部分失败者会和一些未成年藏羚生活在一起。

青藏高原上的严酷自然环境以及藏羚羊诸多天敌的侵袭,使得一半以上的小藏羚羊在出生后往往活不过两个月就已死去。加之暴风雪可能引起的严重草荒,藏羚羊很少有活过八岁的可能。

藏羚羊在高原上是可以进行人工饲养的。
2001年7月可可西里管理局沱沱河保护站对一只救下来的受伤雄性小藏羚进行治疗后,并用奶粉、鲜山羊乳和牦牛乳进行了人工喂养。在小藏羚羊40天大小的时候它开始觅食青草,三个月后可以喂青裸等饲料,10个月开始长出了角。
小藏羚羊很容易接近和依恋喂养的人员,不太惧怕生人和其他动物,只是有些含羞罢了。  

——危难

这些藏羚羊越冬地区直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才有游牧民永久定居。
在少有人类打扰的地区,藏羚羊仍保持着较大的密度,可可西里地区和藏北羌塘无人区可达到每平方公里两只。

在“青海动物志”上曾有过这样的介绍:藏羚皮质地柔软,可制革,适合做皮衣、手套原料。
肉味鲜嫩,亦无腥骚味,毛可用于防寒用品的填充料。藏羚角具有镇静、解热等药用功效,将角烧成炭,可治甲状腺肿大、胃炎、久泻及催产等,同时藏羚角也是多种工艺品的原料。

新中国成立后,青海出现过四个大规模猎捕野生动物的时期:
一是解放初,野生动物皮毛成为青海重要的外贸出口物资;
二是六十年代初,自然灾害导致粮荒,群众大量猎捕野生动物用以果腹;
三是“文革”期间, 各单位几乎都成立了打猎队以改善伙食;
四是八十年代至今,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下,偷猎者对野生动物实施全方位的疯狂捕杀。

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期,青海省总共生产了近4000万张野生动物的皮张,每人平均近8张皮子。
1982到1986年大肆捕麝,原有的七、八万只麝现在已基本绝迹。1985年到1989年是白唇鹿和马鹿遭殃。
1990年开始打雪豹和狐狸,1993年以来则瞄准了藏羚羊。如今盗猎者又盯上了藏野驴的生殖器。

藏羚羊虽然是高原上的精灵。
可它却在人类的面前有着一种致命的弱点:即在夜间强烈的灯光照射下会不知所措,即使面对了枪口也不会躲避。
如此盗猎分子们就会利用母藏羚羊产羔季节的夜晚,用吉普车大灯照射着她们,对遇到的每群藏羚羊都进行灭绝性地残酷屠杀,然后残忍地扒皮剁角。
盗猎份子们往往会三人以上为一组,白天有人盯住羊群,晚上再分工开车,射击和剥皮。
初生的小藏羚羊在母亲被杀后,由于不会自己觅食,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棕熊,狼、秃鹫,狐狸等天敌所吃掉。  

黑色的公路仿佛已成为藏羚羊们最恐怖的记忆,踏步之战战兢兢。
在车辆的干扰下,一些初生的小藏羚羊就在路边被吓跑的母亲所遗弃。       
2002年,三头迁徙过路的藏羚羊被青藏公路上行使的车辆撞死在了路上。

——守护

为了保护藏羚羊,它已成为了我国的一类重点保护动物。
经过政府和藏羚羊保护者们不懈的努力,藏羚羊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成为了全世界范围内严格保护和禁止贸易的物种。如今在CITES公约的142个成员国或地区进口藏羚羊毛或"沙图什"都已是违法和将受到处罚的行为。  

在藏羚羊绒加工和非法贸易的集中地,印度政府已完全承诺在制止对藏羚羊绒的非法利用,并已建立起了良好的藏羚羊绒法医鉴定技术,没收藏羚羊绒披肩已是一项正常工作,甚至在入境卡上也有着警告旅游者的有关教育文字,违法者会被处以7年以下的监禁和巨额罚款。

英国是藏羚羊绒制品的主要经销国,英国首相布莱尔访华期间,布莱尔专程安排时间与我国的环保者共商保护藏羚羊对策。 在香港购买"沙图什"现在也会被判以重罚。

1988年我们才有了《野生动物保护法》。
1992年以前,每年都有五六万人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进行淘金,淘金者会把猎杀的藏羚羊等野生动物当作补充蛋白质的来源。其后就是为了“沙图什”的暴利而出现的大规模偷猎。

以治多县县委副书记和其西部工委书记杰桑•索南达杰为代表的可可西里守卫者,开始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寒缺氧环境中与穷凶极恶的武装盗猎团伙展开殊死搏斗。

1994年1月他在枪战中倒在了太阳湖边。他被国家环保总局和林业局授予了“环保卫土”,在巍巍昆仑山口矗立起了他的纪念碑。
此后扎巴多杰组建了“野牦牛队“,餐冰宿雪,坚韧顽强的野牦牛队抓获过600多名盗猎份子,缴获过9000多张藏羚羊皮,枪战中一些盗猎份子被击毙,他们也曾成了那个时代英雄的代名词。
民间的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也在可可西里的荒原上为这些守护者们所建立。

扎巴多杰也倒下了。
1995年青海省的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在1997年底被晋升为国家级保护区。

1998年冬季的“严打”中,再次破获22起案件,查获528张藏羚皮,缴获盗猎用车13辆,枪6支、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非法猎杀藏羚的犯罪分子被判处了4至12年的有期徒刑。

1999年,1.2万多民工涌入可可西里的咸水湖区捕捞着卤虫。动物再次受到了侵扰,生态再次受到了破坏。

1999年5月,青海省政府和国家林业局在西宁召开了“青海藏羚保护誓师大会”,公开销毁了缴获的大量藏羚皮。  

1999年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组织青、新、藏进行了“可可西里1号行动”。各行动组共打掉6个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收缴步枪6支、子弹7900发,各类车辆11部。用武装反盗猎行动严厉打击了盗猎分子的气焰。

2000年可可西里保护区被封闭性管理。
2001年可在藏羚羊产羔的季节,我们可可西里的守卫者们在巡山中缴获了716张被猎杀的藏羚羊皮子,冬季的12月3日,他们再次从盗猎分子手中缴获了518张带血的藏羚羊皮。

2002年6月在四名盗猎份子开枪之前,带着上万发子弹的他们就被巡山的执法者所抓获,等待他们的将是五年的牢狱日子。
青藏铁路施工中,在藏羚羊迁徙过路的日子里,施工的机械停止了运转,保护站的人员也拦停了青藏公路上行使的车辆。

在多年不懈的努力和媒体的宣传后,欧美的消费者们也开始了解并闻到了"沙图什“上的血腥味道。
在执法部门加大的打击力度下,因国际合作取缔了藏羚羊绒出口的主要通道,加之市场需求减少。保护区内的盗猎犯罪发案率已明显下降。
据说格尔木市的地下交易市场中每张藏羚羊皮的售价已从500元降到了不足200元。
藏北羌塘荒原上一个雄性藏羚羊头只能卖上50元。

2002年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境内尚未发生一起已遂的盗猎案件,藏羚羊种群也开始有所恢复。
青藏公路昆仑山口到沱沱河段成群结队的藏羚羊已是可随处可见。
没有了枪声和杀戮,他们仿佛也已不再那么惧怕人类了,最近时离路基只有二三十米,可以安详地晒着太阳吃着草。
藏北羌塘高原的山谷间也活跃着大群的藏羚羊。

愿我们人类和自然可以更加的和谐共处。
愿这些高原上的精灵们可以在这片荒凉而美丽的大地上更加自由。

        
                                          草于可可西里
发表评论
第一板报网是第一课件网旗下专业板报网站,提供各种黑板报,手抄报,宣传板,以及板报素材,板报教程等资源,是大家办报的得力助手
copyright 2013-2023 ALL resever banbao.1kej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