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课件网板报语录公文论文视频幼儿管理
当前位置: 第一板报网 > 板报文稿 > 环保文稿 >

阳光背面

 
  仙河镇坐落在黄河入海口的三角洲地带,是1986年随胜利油田的石油开采而发展起来的新型小镇,现大约有5万人口居住。

  小镇是经天津同济大学规划设计而成,全镇由“团结、友爱”“振兴、中华”“建设、文明”“光明、幸福”八大住宅小区组成,其中每个区又分成两个小区。各区绿化到位,没有大型工业污染,温湿的海洋性气候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舒适的居住环境。

  近几年,随着基础建设的增多,各类商场,娱乐场所的兴起,使得仙河镇的面貌有了较大的改变。从飞机上鸟瞰,再也看不出以往的建筑造型字样了。听说,最初的时候职工居住区的楼房排列井然有序,从上往下看,分别是各区代号的汉字字样。设计师们的别具匠心成了仙河镇引以为荣的谈资,记载了一段美好的发展史。

  由于这里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此处是绝好地修身养性之地。从镇上驱车半小时左右就可见到渤海湾的水天一色和在空中盘旋的鸥。在往海港的路上,我们还会看到高速路两侧的芦苇荡里的天鹅、苍鹭或者野鸭,看到高压线上停歇的隼、黑翅鸢等鸟类。春天,四月的槐花象白色的雪一样在绿色枝叶丛中飘摇,淡淡的清香引得无数的蜜蜂,仙河镇也因此而盛产“槐花蜜”;夏天,随处可见的绿化带及法国梧桐树、芙蓉花、月季花把这里装扮的如童话里宜人的绿色城堡;秋天,开了一季的月季仍然傲立在枝头,与五彩的菊花争妍,深秋的风吹动树上的黄叶,飘落一地的瞬间我们会慨叹生命的短暂;冬天,当树上最后一片落叶化为泥土时,白雪掩映下的小镇清新明丽,忍不住摇落树上的落雪,体味雪融在手心的欣喜。

  仙河镇美的不能言表。7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被它吸引住了。这里的景色不亚于北戴河的风光。镇子里的建设村是全国优秀文明示范住宅小区,其他的村怎甘心落后呢?于是,这里成了众多社区学习的榜样。夏天就是一座现代化的园林。

  所有的这些感觉和视觉都是正面的、阳光的,甚至是自豪的。如果不是巧合,那么这种美好的感觉也许会持续到老。都说事物是矛盾的组合体。人也是如此,一旦爱上了这里,那对它的不足或弱点也很容易轻视或漠视。对仙河镇环境的喜爱,让我觉得它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和美丽。

  那份巧合想来是必然的。根本上讲就是因为我结识了网络上的民间环保组织。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晃悠在环保事业的最外圈。对身边的一些有违环保理念的现象也熟视无睹,习以为常。每天上下班考虑的都是现实生活的事情,没有关注过环境保护问题。

  直到2002年1月26日那晚,我“发现”了WWF.CHINA这个网站。在观鸟专区受到橘树老师的影响,开始找鸟。年前那段时间,最让我心动的莫过于孤北水库的野鸭了。为了观看它们,特地从单位骑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结果看到结满冰的水面上有上百只在人工岛周围休闲、觅食的鸥。听管理员说,野鸭都已经飞走了。这会儿才知道野鸭会飞。后来在一次找鸟的过程中,由于心急,错把树枝上“飞舞”的黑色的塑料袋当成了两只嬉戏的喜鹊,结果空欢喜一场。

  从那时起,心理就开始不喜欢那些象“飞鸟”一样的垃圾袋了。有了心结,那些以前并不上眼的红色的、黑色的、白色的塑料袋成了造成自己视觉及心理感受极糟糕的东西。于是,我的情绪多了些无奈。环保宣传落实到位了吗?生产方便袋的厂家怎么还不破产?

  这些塑料袋把我回家过年旅程中的欢乐冲淡的许多。以往回家的时候,每次心底都在哼着愉快的歌,7、8个小时的行程,我喜欢看窗外的风景,田间的小路,远方的农舍,以及公路两旁的树木。冬季的时候,没有绿色,我就数树的“眼睛”,就是侧枝被修理掉后留的“伤疤”。车驶过后,好象有许多“眼睛”在跟我说话。我就在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不自觉地消磨了时间。有时到了家还在想刚刚路过的白杨树,渔船和蓝蓝的海。而这次我竟然发现一路上看到的风景里都是有塑料袋。绕在树枝上的,匍匐在地下的。有段路程,满目不住的接受五色的“飞鸟”信号,让心情着实压抑。怎么是这样呢?

  初六,回到仙河镇,又和塑料袋较上劲了。为此,我对上下班的行车路线做了调整,为了方便观察那些垃圾堆。经过几天的实地“考察”。我终于确定了这样一个观点:仙河镇的神仙沟真的成为“护镇沟”了。要是沟上的桥被毁掉了,我很难相信有人肯从沟渠里游到对岸。沟里的水成了黑绿色,要是做水质化验,一定不合格,沟里漂着各色的垃圾,别提多难看了。要是当年仙河镇被评为优秀示范小区的时候,评委团的人从这里走过,那又该是怎么样的结论呢?

  原因很简单。在与神仙沟平行的是条公路,其周围散布着数不清的饭店、酒楼、网吧、理发厅等等的第三产业个体户。还有一段的流动人口居住地带。据我观察,至少有近5公里的地域是这样的情形。

  该怎么办呢?经过一番思考,排除了不现实的想法,决定自己动手。当然,不是拾垃圾,我捡的速度不如他们扔的快。我要做的是把垃圾现场拍下来,作为“物证”,制成宣传片,想办法让更多的人看到,感受到仙河镇环境的不良状态。有人说,神仙沟离住宅区还远呢。我大体估计过,若是取神仙沟和仙河镇北的幸福村居住地的垂线最短距离,不会超过800米。何况很多单位与神仙沟只是公路之隔。环境造成的危害是隐性的,不可能立刻见到状况。几年之后,还有人到这里散步吗?热烘烘的臭气和猖狂的蚊蝇必然是“拦路虎”。本打算找个摄象机把现状拍录下来,怎奈有所顾及,怕被认为脑袋有问题,再加上没有合意的伙伴,只能单枪匹马的拍图片了。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眼前摆着两堆图片。一边是仙河镇里的风景,一边是神仙沟的景况。相比较而言,我在取景时特地选了几组路的镜头。住宅区的路宽敞开通,车行道和人行道由两组整齐有序的冬青绿化带隔开。而神仙沟的“桥”是用钢筋焊接而成的吊桥,宽1米左右,并排两辆自行车都过不去,桥的两侧是粗细不均的管子,桥下是枯黄的乱乱的芦苇,杂交着各色垃圾,露出一些黑黑的水面。这两种典型的对比,可能有些偏激和牵强,但能说明的问题就是,仙河镇的环境需要更多人关注,居民的环保意识有待提高。

  通常我们看事物,总是先看到好的那面。而后等到生境被破坏了才想起从前的美好。比如说“退耕还林”,看起来很值得褒扬的决策。为什么等到中国成为第二大木材进口国之后才有此政策呢?被开垦过后而形成的耕地真的适合生长经济林吗?以后耕地能有多少呢?房地产热何时能够降温呢?经济发展与环境的矛盾如何才能得到缓解?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究竟该怎么样走?

  仙河镇的居民,似乎更关心他们可以从哪里娱乐休闲。02-04年间,原来镇中心的槐树林变成了三个大的广场、体育场,以前那条被成为“情人街”的曲曲弯弯的小径变成了宽敞的马路。再也没有地方去感受头顶两边树木遮出的阴凉,没有地方感受静谧的温情。

  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下,驱使这里的房地产开发迅猛发展。从2000年前的不足740元/平方米,到现在的1500元/平方米。未来的房子只能不断的往南延伸,可那里生长着全是最适合在这片盐碱地里生长的槐树呀。在这片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上,当建筑工地上的铁臂在我眼里不在雄壮的时刻,我深深地感到了心痛。这里曾经拥有亚洲最大的人工槐树林,现在呢?逐步地被砍伐了,成了建筑工地,成了人类欲望的牺牲品。

  无辜的槐树呀,无知的人们呀。当有一天,他们想起这里曾经有个地方被命名为“一棵树”的时候,他们就会想到这里树的生长是如何的艰辛。被砍掉了以后,又会有什么样的生命力顽强的树种来这里落户呢?

  阳光,总在风雨之后。风雨过后,真的有如从前一样明丽的阳光吗?

2004.3.27涂鸦
第一板报网是第一课件网旗下专业板报网站,提供各种黑板报,手抄报,宣传板,以及板报素材,板报教程等资源,是大家办报的得力助手
copyright 2013-2023 ALL resever banbao.1kejian.com